央廣資本眼記者 岳玥 北京報道 自2015年登陸A股市場至今7周年,中國核電作為A股第一家純核電上市公司,在流動性和盈利性上表現都非常搶眼。

“我們原來是實體發電企業,現在多了一個舞臺——資本市場的舞臺!敝袊四茈娏煞萦邢薰究偨浝、黨委副書記馬明澤近日在做客《中上協會客廳》時表示,通過上市,公司經營管理體系建設發生了轉變,“原先我們更注重內控,上市后需要更多同上市企業對標、和公眾互動”。

馬明澤表示,從中國核電在資本市場的成長史來看,首要關注的還是安全問題;其次是在融資能力上有了大大提升;此外,通過對標同類型績優的公司補足短板,與產業鏈上下游建立良好的生態關系等,保證公司安全高效地發展。

中國核電上市后直至去年資產總值超過4000億,快速增收、不斷轉型的過程中,除了保證能源安全、開發綜合利用項目外,還需要平衡新舊能源關系,對此馬明澤表示需要平穩轉型,不能踩急剎車。

而核能發展轉型中,除了自身產業結構調整會遇到的困難,還伴隨著客觀環境不確定性因素。當前國際局勢日趨復雜,能源市場也正遭受沖擊,馬明澤表示此時更加需要各能源集團之間緊密合作,“共同促進中國能源行業安全、有序、健康的可持續發展!

A股上市7周年 資產總值超4千億

2021年年報披露后,營業總收入、凈利潤、現金流等維度,中上協發布了上市公司TOP榜。中國核電作為A股第一家純核電的上市公司,此次入圍了多個分榜單,其中,以近68億元位列A股上市公司豐厚回報榜第76名;以140.5億元位于主板凈利潤榜64名,主板經營性現金流凈額方面以356億元排名39位;主板支付稅費方面以79億元排在第75名。

從凈利潤和現金流等數據來看,中國核電流動性和盈利性的表現都非常搶眼。自2015年登陸A股市場至今已滿7周年,中國核電上市前全年營收是188億元,而到去年已增至623億元。

“我們原來是實體發電企業,現在多了一個舞臺——資本市場的舞臺!瘪R明澤表示核電上市之后,對企業自身經營管理體系的建設有很大影響,“原先我們更注重內控建設,上市后需要更多同上市企業對標、和公眾互動!

中國核電上市前資產總值達2600億元,上市后直至去年超過4000億元,快速增收的背后,首要關注的還是安全問題!耙驗椤恕墓婈P注度比較高,出了事情以后會導致公眾的質疑!瘪R明澤介紹,這7年來公司首當其沖做的是苦練內功,加強機組的安全運行管理。

目前中國核電有25臺商運機組加入了核電業主的國際組織——世界核電運營者協會(WANO)。在一整套WANO核電機組綜合指數中,中國核電參加指數計算的一共有22臺機組,其中滿分機組是19臺,位居世界第一。馬澤明稱,“我們高度關注機組運行安全,這也是我們發展的一個基礎!

通過上市,中國核電在資本市場上的融資能力也得到大大提升,無論是股權融資還是債權融資。到去年為止已有385億元的融資,極大地促進了中國核電投資項目的開發。

去年年初,在本身自有產業基礎上,中國核電收購了一家投資風電光電的清潔能源公司——中核匯能;今年5月,中國核電釋放了30%的股權,引入7家戰略投資人,獲得了75億元人民幣的融資。

“引入的投資機構大多本身也是能源領域的,對能源企業認識也更加深刻,在國家‘雙碳’背景下,對于無論是核電還是風、光等清潔能源都十分看好!瘪R明澤介紹。

此外,7年來中國核電還通過對標同類型績優的公司,不斷發現不足,保證自身安全高效地發展。

“我們對標對象一個是中廣核,是一家從事核電和風光投資的清潔能源公司;另一家是長江電力,無論是業績還是在資本市場的表現都是非常好的!瘪R明澤表示。

“在設備品質質量上我們有十分嚴格的要求,所以跟生產核電設備的企業等要建立供應鏈上良好的生態關系!瘪R明澤認為,在戰略合作方面,中國核電在產業鏈上需要和上下游的供貨商、服務商緊密協作。

打消公眾安全疑慮 轉型忌踩“急剎車”

在資本市場舞臺大展身手的同時,“核”作為尋常百姓日常接觸不多的領域,想要安全健康的發展亦需要廣泛的公眾宣傳。

“我們向國家申請核項目的一個前提條件是必須做一些公眾調查,獲得公眾信任的數據”,馬明澤表示。

關于核行業,公眾印象深刻的大多是幾起大事故,美國三里島事故、切爾諾貝利事故、日本福島事故等。這些核能引起的爆炸泄露,令公眾對于核能利用的相關項目是否安全存疑。

“我們核行業對外宣傳里有一個形象的比喻,白酒酒精濃度高,拿火一點就著,但啤酒酒精含量少,就怎么也點不著;核領域也是如此,相比原子彈鈾-235濃度高達90%以上,我們核能項目里核燃料鈾-235的濃度是在5%以下,它就不可能像原子彈那樣爆炸!瘪R澤明如是解釋。

“中國大陸建的所有核電電機至今都非常安全!瘪R澤明進一步舉例稱,公司秦山第一臺核電機組自1985年開工建設、后續并網發電到去年已滿30年,這期間,通過國家核安全局等環保機構的監測,運行數據跟開工前的環境數據本底基本一樣,無明顯變化。

“對于住在核電廠周圍的老百姓,平均下來放射性的劑量相當于照一次胸透的二分之一!瘪R明澤補充道。

除了核能利用中的安全問題,關于核能具體的用途,也是公眾相對陌生且好奇的部分。

“‘十四五’規劃以來,公司在純核電基礎上逐漸進行產業擴張轉型,特別是結合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中國核電近年來實施了多個綜合利用項目!瘪R明澤介紹,去年在浙江秦山核電站,利用核能產生蒸汽去加熱燒水,給醫院、學校、社區等民用供暖,實現了南方首個核能供暖;在江蘇連云港,按照當地一個化工園區的要求,對核電站設施做技術改造,為園區提供工業蒸汽等。

此外,中國核電也一直在做一些新機型研發。

“去年年底,在山東石島灣,中國核電控股股東中核集團和清華大學等開發的一種機型叫高溫氣冷堆,高溫氣冷堆的蒸汽可以達到700多度”,馬明澤表示,這種新機型可以直接滿足工業園區高壓蒸汽需求,使得工作效率翻番提高。

在核能產業擴張轉型的過程中,除了保證能源安全、開發綜合利用項目外,還需要平衡新舊能源關系,對此馬明澤認為需要平穩轉型,不能踩“急剎車”。

“比如電力結構上,用去年全國核能發電在社會電總量里大概占5%,全球核能發電國家的平均水平是10%,中國離全球平均水平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這個距離需要根據中國國情逐漸拉近”,馬明澤表示。

能源集團緊密合作 保障供應鏈安全

核能發展轉型中,除了自身產業結構調整會遇到的困難,還伴隨著客觀環境等不確定性因素。當前國際局勢日趨復雜,尤其受近期俄烏沖突和疫情持續蔓延的影響,能源市場也正遭受沖擊,如何保證安全規避風險是擺在能源企業面前的重要課題。

“中國核電對防范安全風險管理有著非常嚴格的體系!瘪R明澤表示,疫情爆發以來,公司5個核電運營基地沒有發生任何一起疫情方面的事件,在疫情防控的同時公司很快復工復產。

“這幾年業績、營收、利潤年年都是在穩定提高的,從我們運營的電廠上看,疫情沒有產生很大的影響!瘪R明澤說,具體來看,關于核電相關產品設備的庫存量,要比其他常規電廠多很多,目的是為了保證疫情期間的供應鏈安全。

“這樣的話自主權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自己研發的機型‘華龍一號’,首臺機組是2021年1月開始運行,至今安全和質量方面都非常好!瘪R明澤進一步解釋。

而保障這些充足的核電相關設備,離不開各個龍頭公司之間產業鏈、供應鏈上的合作。

“我們收購的中核匯能,主要是以風光發電非核清潔能源投資項目為主,此間所需的光伏組件,隆基綠能是我們堅強的供貨商;而我們在福建的漳州核電,國家能源集團也是我們的股東之一!瘪R明澤向同為會客廳嘉賓的隆基綠能和中國神華的代表表示感謝。

對于能源安全和轉型需要各能源集團之間緊密合作的觀點,馬明澤持高度認同態度。

“無論是核電,還是風、光等清潔能源,實際上都是借助于我國傳統能源行業起步,未來在轉型過程中,還需要加強合作,共同促進中國能源行業安全、有序、健康、可持續地發展!瘪R明澤如是表示。

編輯:李慧敏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